冰绫

花开总有花落时 风过心清若无痕

妈耶有点懵??

原来真的还有人吃兔空啊安心了一下。。。

也许还有机会(上)【兔空】

最后还是自割大腿肉了。。。对话的语气掌握不好 还是ooc了orz

虽然结局的龙兔太过明显 还是私心兔空😂

到底是he还是be 自己也把握不了了。。。





“那个,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吧?”

“哎?”

“绝对见过吧。可是在哪儿呢……”

刚刚话说出口的时候,感觉到坐在吧台的这个陌生人,眼睛亮了。大概不是佐藤太郎,那一刻美空是这么想着的。

与曾经不同,新世界的店长并没有被Evolto附身过,做出来的咖啡自然是好喝的。nascita每天的客人络绎不绝,出现了一个像是佐藤太郎的客人这种小插曲也就没有被放在石动父女心上。

靠着打工,战兔和龙我在这个新的世界慢慢生存了下来。虽然撞脸的问题无法避免,但也托了曾经被通缉的福,龙我在乔装打扮上易如反掌——除了依旧有些夸张。

每天去nascita喝一杯咖啡似乎成了战兔的必修课。并不是每次都像“初见”那般幸运,有时候只能坐在角落里等那一杯完全不难喝的咖啡,看着石动父女在店里忙前忙后。

在这条没有Evolto的世界线里,没有潘多拉魔盒,没有火星王妃,自然也没有满装瓶和build。石动惣一还是那个咖啡店长,石动美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19岁女孩,没有沉睡的七年,正在读大学。

“love&peace……”

隔壁桌边坐着的这个世界的猿渡一海,正在对忙碌的美空发射粉红色爱心射线,后者没有感觉到似的,在吧台后低着头制作咖啡。虽然美空说的话让战兔眼前一亮,但另外一种设想从那天开始,在他的脑子里生根发芽。

‘平行世界的地球,可能并没有融合,而是覆盖了原本世界的地球,我和龙我因为在缝隙中,并没有被覆盖数据,作为不同的个体存活下来。这样就能解释通新世界的人没有原世界的记忆。’

这么想下来,自己出现在nascita,无疑就是向水面投入石子,打破了原有的平静。‘或许像映司那样周游世界才是best match’,这么想着,战兔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时手意外的有些抖,发出了“ping”的声响,邻桌的一海转头瞥了他一眼,被打扰了的不爽浮现在了脸上。趁痴汉粉丝发作之前,低头说了“抱歉”,战兔迅速起身离开了nascita。

“糟透了。”

靠在拐角的墙上,战兔皱起了眉头。刚刚的事情让他有一丝的不爽,至于是对什么,自我意识过剩的天才物理学家并想不透。比起曾经每天都在思考怎么打败stalk、Evolto,现在的重心变成了如何生活下去,空闲下来的大脑那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想一些过去没有在意过的琐事。比如幻桑那糟糕的审美到底是谁的杰作,比如Evolto究竟如何把咖啡泡的那么难喝,比如把隙間(すきま)听成了好きだ(すきだ)的美空。不过这两个词同音,也不能怪她,当时沉浸在发现进入浮士德的关键中,自己并没注意到少女的反应。

看着逃跑一样消失了的客人的残影,因为那不大不小的声响而抬起头的美空,有一点点茫然。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了解到那个奇怪的陌生人叫桐生战兔,和佐藤太郎长得一样纯粹是意外,似乎靠到处打工为生——在同一件风衣之下会穿着不同职业的衣服。一个意外的想法慢慢形成,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美空推开店门,

“来nascita打工吧。”

空气是凝固的,似乎只有美空一个人,

“课业忙起来,需要有人给爸爸打下手。”

“……”

“可以租地下室给你住。”

“成交!”

看吧,住的地方比什么都重要。美空微微扬起嘴角,

“不来的话……”

“来!”

大约是曾经被“杀了你们!”吓多了,战兔条件反射的接下了话,倒是美空吓得缩了缩头。她也不知到为什对这个人产生了吓唬一下的念头,最后还成功了。

第二天,看着两个“大男孩”一边拌嘴一边搬进了地下室,美空觉得一直有点空荡荡的地下室变得温暖起来。为了让新员工尽快熟悉业务,nascita下午休业。

首先,在自我介绍上就犯了难。战兔还好说,毕竟他原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新世界里也有一个格斗家万丈龙我。幸而战兔急中生智,

“他叫万丈……万丈龙贺(りゅうが),祝贺的贺。”

“哦哦,是同音啊。”

“是是,是远房亲戚呢。”

名字大概是糊弄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咖啡的冲泡了。单品咖啡虽然是作为主要饮品,但混合咖啡更能考验对咖啡豆的了解程度。对着一桌子瓶瓶罐罐,万丈挠了挠头,完全看不懂。战兔嫌弃的瞥了一眼,

“看标签啊笨蛋!”

“起码加上肌肉!!”

几分钟之后,战兔遇到了和满装瓶一样的问题:不同的咖啡豆品种怎么才能搭配出混合咖啡的best match。虽然混合咖啡并不是主流,但作为咖啡店的创意菜单,还是能吸引不少客源。手里拿着两个瓶子,战兔口中念念有词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万丈从他手里抽出瓶子放在一边,看了看一排罐子,又随手拿出来两个,一起放到战兔面前,得到了店长“good job!”的手势后,冲战兔得意的一笑

“我的第六感可是战无不胜的!”

“是是。”

战兔耷拉下嘴角,拿过面前的瓶子,按刚刚脑内算出的配比称量咖啡豆的重量,并研磨成需要的粗细程度。仿佛在做实验一样,战兔头上的一撮头发翘了起来,引得美空瞪大了眼睛,店主的眼镜滑过到了鼻尖。研磨时,咖啡颗粒慢慢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不同的咖啡豆混合在一起,相互补充与碰撞,虽然在冲泡之前并不能判断出是否是best match,不过气味和色泽已经能拿到高分了。

将滤杯放到咖啡壶上,把研磨好的咖啡豆倒在滤纸中,用温度计测量好水温后把水倒入手冲壶。注入少量热水并进行30秒闷蒸,再仔细将水流缓慢而均匀的注入,让热水更多的接触咖啡豆后流到壶中。不同于研磨后的、更加诱人的香气弥漫在店里,似乎这次实验是成功的。

均匀地倒出四杯咖啡之后,有点紧张的评审环节开始了。

“咖啡的口感因人而异,并不存在完美的best match。”

美空棒读的语气让战兔头上的呆毛落了下来,似乎一切都回到了从前,下一句话就是“累死了,想要工资了,困死了,睡觉了。”一样。不过她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就对这个人拿不出来平日里对待客人的态度,反而像是国中时候的样子,说出的话刻薄而冷漠,对方还不反驳。

店长喝了一口咖啡,转过身做出了佐藤太郎的招牌动作,

“超酷的!晚上去吃烤肉吧!!”

战兔和万丈愣住了,这就算是通过培训考核,正式上岗?

比起这个,以后的日子里,还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又合情合理的事情,比如万丈的第一杯咖啡的实验对象居然是一海。


TBC


没想到还是分上下了orz。。

关于混合咖啡,查了些资料(查得自己都想买器具做手冲咖啡了_(:з」∠)_),不少都是自己胡诌的,有错的话还请见谅。。

今天终于打开了pokemon let’ go

在给对手起名的时候想了想,最后写上了店长,第一次战斗打败他的时候感觉还挺合适的,就给自己家伊布也改了昵称叫战兔。每次伊布升级就像是战兔拿到了新的best match一样。

关掉游戏之后,想了想自己的昵称应该起美空,然后把常用的宝可梦的名字都换成build里来打各种形态的名字,感觉就像带了一窝小皮套出门打架hhhh


看了看字数。。感觉大腿肉是一时半会儿割不下来了。。

距离第一遍看完build已经快一个月了 从那天起开始割的腿肉到今天也还没写完

想好的一篇完结 唯一一次连大纲都列好了 最后因为中间一段没保存上 写不下去了。。。

看到叭叭的本子才想起来还没写完 明天 哦不对今儿逛街回来试试接着写吧

本丸食物链

皮皮➡️婶婶➡️本本➡️被被

单方面宣布我跟被被结婚三周年了!!!!

不接受反驳!!!

蛋糕跟结婚感想什么的等睡醒再说。。。

从送出去到回来 中间没上过 是不是可以当作三封信还在邮箱里躺着😂
从公布剪影之前到开极化的当天 自家这个被对极化都是很冷淡的样子(之前一直感觉跟别人家的不太一样 被自己戏称“理智被”

「被被你想去修行么?」
绿轻步
「被被啊你想去极化么?」
银轻步/轻骑
「被被你不想去极化?」
银轻步/轻骑/投石
「被被你去不去极化?!!」
金轻骑


仿佛就是“这是你的命令么?好的我去”一样=皿=
对极化这事儿冷淡到了我都吃🐳的地步 就算不提过程中发生的遇到的事情 明明极化之后可以变强 但完全是不置可否的态度 去与不去都是无所谓的样子 
再加上估计是服务器的问题 画面初期化失败三次 确认极化卡页面三次 综上所述被被你不想出门吧(最后还是强行丢出去了)

还是说我对普被的性格理解有什么偏差。。?

已死勿救
请出新作
再演也行

山姥切国広重要文化財指定記念日 

昨天卡着最后几分钟发了推发了微博 就是忘了这边😂

意料之外的加班 就没能产出。。



綾:被被对不起TAT我也没想到加班这么晚,还好最后赶上了_(:з」∠)_

山姥切:这种事……所谓了,仿品不值得这么上心。

綾:=皿=不能这么说!被被你是国広的第一杰作!!!

山姥切:(拉帽檐)

綾:(端蛋糕)总之,まんばちゃん、おめでとう〜

booming!!一室樱吹雪

綾:那个,被被收敛一点啦,大家都睡了……

山姥切:……吃,蛋糕还是……吃……

綾:吃你吃你(手指沾奶油蹭在山姥切脸颊),都吃掉!!


关门,拉灯


最后,

山姥切国広重要文化財指定記念日  まんばちゃん、おめでとう〜

好奇多少人会信

嗜雪:

现在购买土方组生写每set送一瓶82年的冰阔乐!




皮一下,别当真(*/ω\*)